EGD环境图形设计

菜单

艺术家二人组haas兄弟专访

【本文转载自设计邦nikolai和simon  haas 是孪生兄弟,他们于1984年出生于美国德克萨斯州奥斯丁,2010年搬到洛杉矶,在这之前,他们在家乡在父亲门下学习石材雕刻和建筑。搬到洛杉矶后,这对兄弟继续发展他们的设计工作室,把时间用在原型雕刻和试验不同的材料、表面纹理以及加工工艺上。渐渐地,他们成了多方面的能手,获得了多项国际大奖,包括背景设计、打印视频道具(一种时尚作品)、原创家具以及物品设计。赶在即将到来的11月的R and company展览之前,设计邦对niki和simon进行了专访。

设计邦:你们还记得第一次一起合作制作的作品吗?

simon:我们一起制作的第一件作品是在13岁时制作的叫做“pussy foots”的拖鞋,这种拖鞋被制作成了阴道的样子。这个主意是niki先想出来的,我决定把它制作出来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他。后来,我们为朋友和对此有需求的人们又制作了一些-结果令人吃惊,因为我们每双能赚到200美元!仔细想想,我们制作的这些性感的、非实用性的东西非常有趣-这也正是我们如今正在做的事情。

 niki:我们现在只是把它做得更大了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 

设计邦:你们的技艺和个性有哪些不同?

simon:从小到大我们就擅长不同的东西,很难说这完全是天生的,还是因为我们是孪生兄弟而且一直生活在一起。作为一个团队,我们用各自的长处(和短处)相互取长补短。比如说,在孩提时代,通常是我给别人打电话,因为niki不喜欢打电话,我从不开车,因为niki有一辆车而且会带上我,niki的数学很好所以我从来不用太过担心这方面的问题……

niki:simon的语言天赋很好,所以即使到了现在,如果我们身在国外,他会代表我们两个与别人对话,而我只要静静地待在旁边就好了。

simon非常博学,在如何设计作品的问题上能想出很多办法,而我在选材上经验丰富,simon是一个很好的画家,而我更喜欢雕刻。所以虽然我们事先并没有就各自的角色做特意安排,但我们能很自然地做自己该做的事情,这都是由我们的特点决定的。或许最能把我们联系在一起的就是我们对美的共同感知。

 simon:niki会带来许多想法和能量,而我会花一些时间分析和研究材料或作品的定位。通常来说我们会不约而同地想到一些点子-所以我会花些时间来完善我们的方案并最终敲定方案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设计邦:对你们两个影响最大的人是谁?

simon:我会说对我们影响最大的人是vincent gallo。

niki:是的,我同意,vincent对我们两个影响很大-他教会了我们很多,尤其是在感知事物和分析事物的方式上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设计邦:你们两个人最大的相同点是什么?

 niki:我们都是能够放下羞耻心、挑战正统的人,我们都是亲人类、亲社会的人-这也是我们一切的出发点。

 simon:我们之间真的很少发生分歧,通过在一起工作,我们变得更加亲近,并且形成了相同的世界观-这就是我们的工作-表达我们共同的理念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设计邦:所以你们没有什么事情是有分歧的吗?

 simon:也不是,通常来说都是很小、不重要的事情,我们其中的一个最后会屈服并改变主意。

 niki:simon喜欢bjork,但我不是很喜欢她。

 simon:是的,我喜欢bjork的音乐-关于她的音乐我们俩持不同的观点。

 niki:我是一个冰球迷,而simon对冰球并不关注,我对冰球非常痴迷,我支持洛杉矶国王队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设计邦:你们最喜欢用哪种材料进行创作,为什么?

 simon:油漆-我能应用自如。

 niki:环氧树脂粘土-我所有的雕塑通常都先用这种材料,然后我会想如何把它转变成别的材料,我还喜欢玻璃制品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设计邦:有哪些材料是你们将来想要更多地采用的呢?

 niki:不是说我们经验多么的丰富,我实在是想不到多少我们还没用过的材料。或许我们还会外购一些碳纤维和玻璃纤维,但我们确实已经用过很多种材料。

 simon: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将来做更多的建筑工程。

 niki:我们现在正在制作电影,这真的很有趣,我们正变得越来越好-制作电影是我想要擅长的东西之一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设计邦:最近你们看到的印象很深的作品是什么?

 simon:takuro kawata的作品-他制作了很多试验性的陶瓷作品,而且他是少数几个人之一,他们做的陶瓷作品我不能一下就看出来制作工艺。作为一个用相同材料进行创作的人,你通常能在脑海里分解别人的作品,并且很快明白它是如何制作出来的,但他的部分作品真的令人匪夷所思,因为我不能立刻反应出来。

 最近,另外一件让我印象深刻的是james terell的perceptual cell-我从来没经历过像那样重要的事情。

 niki:是的,我必须赞同-james turell……他是我一直敬佩的人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设计邦:你们的作品大多数都与性有关-你们自己是如何看待这件事情的?

 niki:我喜欢这样来看待这个问题:每个动物都有生殖器官,每个人都有阴茎或阴道,这些东西一直在那里,这是自然事实。有时谈论这个话题是关于性的,有时却不是。许多时候,了解一个人的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和他们谈论性或用幽默和他们谈性,我们把我们的作品想象成和人们交流的工具,所以通过性和幽默我们很快地就可以和人们进行交流。买家和画廊主人都认为我们的作品很有趣,这就是我们想要达到的目的,通过让人们开怀大笑卸下他们的防备,使我们都在同一个环境中-这就是我们的重点。

 simon:我们唯一一次有所顾忌的就是迈阿密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的性房间-那很有趣,因为作品非常直白大胆,但在那个展览上,我们必须小心仔细地考虑作品中包含的性主题信息。

 niki:我们坚定地认为,性应该传递的是某种积极的信号,而不是色情和邪恶的象征。这是我们对我们作品的看法。

 simon:性、人类和动物是原始艺术应用最多的主题,我们的作品符合这种需要,通过艺术来表达这些主题。

 niki:性是生活的一个主要部分,所以没有必要对此感到羞耻-如果你的生活中没有性,那才是大大的失败。我惊讶于为什么鲜有艺术家用性作为主题进行创作,我们只是接受了现实,而有的艺术家只是习惯性忽略了这个主题。

 simon:人们上人体写生课的时候习惯性地忽略生殖器,因为这让他们感到不舒服-然而这种想法让我感到不舒服,它应该出现在那里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设计邦:人们对你们的作品的反应,有没有你们没有预料到的?

 simon:当然,这或许就是我们还坚持继续这种创作的主要原因。我们设计了一个挂着一些铜睾丸的凳子,每个经过的人都会驻足观看,并用手摸摸这些球,你会看到他们把它举起来并开怀大笑-从最严肃的表情变成最自然的表情-然后他们会跟我们进行交谈,这就创造了一个最真实的谈话氛围。

 niki:每个人都在笑,都变得积极乐观,这些铜质的球创造了积极和有趣的氛围,因为性是共同的主题,它把每个人都联系在一起。这就是我们要把它体现在作品中的原因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设计邦:这些年来,你们从你们的作品中学到了什么?

 simon: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,性就被宣传为一种坏的和羞耻的话题,还有很多别的让人认为是坏的社会结构,其实不应该是这样,这种社会系统是不对的。我很惊讶,极少有人意识到他们的忧虑和担心来自那些从该系统中获益的人,人们渐渐地变得顺从,因此就鲜有人对此系统提出质疑,并试图用另外一种方式生活。

 这种现象在“设计界”尤为突出,如果我们必须要这样说的话-有些人喜欢这种统治制度,创造种类和风格的人,就是从中获益的人。

 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应该有更多的表达空间,我们正试图对此作出回应-我们努力探索生活中的哪些领域和方面已经被别人完全塑造,以及它们对我们最大的影响是什么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设计邦:能给我们透露一些你们11月即将在R and company展示的新作品吗?

 niki:有巴塞尔博览会上的性房间,但其余的作品都是新的而且并不特别突出性。展览的名称“cool world”取自于90年代的一部同名电影,那是一部我们孩提时代非常想看的一部电影,但父母没有让我们看(非常正确的选择)。这部电影比较失败,没有人真正喜欢,我们也从没有看过。但是这种猜测电影情节的感觉、对“被禁事物”的兴奋感是我们的作品想要传达的东西,这种对岸就是自由但你不准触摸的感觉,通俗地说,就是一种“cool”的感觉。

 simon:……还有现实和卡通的结合。我们希望模糊“高”、“低”艺术的界限,我们对“高”、“低”艺术的分类并不苟同,我们选“cool world”作主题,因为我们知道艺术中的势利小人肯定不会喜欢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设计邦:haas兄弟的座右铭是什么?

 simon:不要听任何人的。

 niki:做最真实的自己。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烛台,丛生花瓶,赤铁矿花瓶 © HAAS兄弟

© HAAS兄弟

分类: 创意酷

Tags:  

评论